专访姜武:年轻导演不容易 自降片酬演《暴裂无声》

2018-4-4 10:23:35 新闻来源:厦门新闻网

 

 

搜狐娱乐讯(姜佳敏/文 李楠/视频)由忻钰坤执导,宋洋、姜武、袁文康主演的犯罪悬疑片《暴裂无声》将于4月4日在全国上映。在该片中,姜武饰演煤老板昌万年,表面上热心公益,内心阴狠,嗜杀成性。也是他直接,或间接地导致了片中矿工(宋洋 饰)儿子和律师(袁文康 饰)女儿的失踪,是串联起整个故事的关键人物。

从《拆弹专家》到《暴裂无声》,以往总是憨厚大叔形象的姜武如今越来越多地尝试起了反派角色。谈及此事,姜武笑称:“我觉得这些导演真是挺聪明的,知道找什么样的演员来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。”在姜武看来,演反派,不能总想着这个角色有多坏,要反其道而行之,挖掘他好的一面,“比如影片中昌万年捐助小学,至少在那一瞬间,他是善良的。”如此一来,反而更能衬托出昌万年隐藏在内心的狠毒。

对于凭借导演处女作《心迷宫》就一鸣惊人的忻钰坤,姜武评价非常高,“他真的是把全部的心血放在电影上。而且他很擅于跟演员沟通,很愿意去接受演员给予他的一些好的东西,判断力非常准确。”一直以来,姜武都很喜欢跟忻钰坤这样有想法、有干劲儿的年轻导演合作。他也非常清楚,这些导演在前期筹备时是非常艰辛的,经济上也不宽裕。所以,此次姜武又是自降片酬出演该片,“没办法,必须得这样啊,人家整个投资才这么一点点,太惨了。”早年间和张艺谋、张杨等导演合作过的姜武仍保留着那个年代的质朴情怀,“以前也没人过多地聊片酬,给多少拿多少。”对于姜武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能拍出让他觉得“香”的作品,“我觉得非常幸福,也非常愿意去跟他们做这个事。”

对话姜武: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,有时拍完电影连名字都忘了

搜狐娱乐:从《拆弹专家》到《暴裂无声》,现在好像越来越多的导演喜欢找你来饰演反派,你觉得是为什么呢?

姜武:我觉得这些导演真是挺聪明的。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将要执导的这部戏,想达到他们想要的这种效果,他知道找什么样的演员能够完成甚至超越他们的想法。所以,《暴裂无声》和《拆弹专家》这两部电影的导演还是很有智慧的。

搜狐娱乐:说说最初是怎么接到昌万年这个角色的。

姜武:那时候我在苏州拍戏,然后忻钰坤他们一行三个人来找我,就一起聊起了这个故事,这个故事挺吸引我,演一个煤老板,还是跟大家以往想象的不一样的人物。

搜狐娱乐:可能大部分的观众还是觉得你属于那种比较温和、忠厚的大叔形象,那这次演反派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吗?

姜武:我接角色还是比较随性,以自己喜欢为主。我相对来说比较喜欢有性格的角色,不一样,脑子里没见过的。而且,这种反面角色跟以往的煤老板确实有很多不同之处,所以这个角色挺吸引我的。在具体聊这个事的时候,也跟导演聊了很多自己的方案,比如说这个人的喜好,爱吃羊肉,爱射箭。还有从人物造型等各个方面也有新的突破,跟以往不太一样。

搜狐娱乐:昌万年在片中喜欢吃羊肉、射箭、戴假发,这些细节是自己设计的吗?

姜武:吃羊肉是剧本原来有的,不断吃羊肉去表现人物的贪婪,兽性的一面。穿欧式的西服革履是后来我们跟导演探讨出来的,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物还是跟以往的角色不太一样,他见过一些好的东西,而且他知道什么是好的。那通过细化他外表的东西,对塑造这个人物会更有帮助吧。包括他的假发,也可以展现出他的阴狠,不在世人面前显露的那种状态,只有他自己孤独地面对自己的时候,那个瞬间他才是真实的。

搜狐娱乐:可能有一些人会认为,反派就一定要坏,演得越让观众咬牙切齿就越成功,你觉得这种说法对吗?

姜武:在角色创作中,没有说什么好人坏人,他只是一个人。昌万年针对其他人可能是好人,但针对宋洋演的那个角色和袁文康演的律师,他就是一个非常恶的人。但是你看他去学校捐助一些东西,不管目的是什么,我觉得在那一瞬间至少他是真实的。我觉得,好和坏,是针对某个人某个事,他所表现出来的东西,你才能衡量是好还是坏。

搜狐娱乐:那你是怎么衡量昌万年的?

姜武:每部戏里必须有好人和坏人,必须得有对立矛盾的主题。我们跟导演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说,昌万年有恶的地方,恶的地方很多,拿箭射人,包括对人有一种很多暴戾的瞬间。他也有好的一面吧,至少在捐助学校时,虽然目的是为了掩盖一些事情,但我觉得那一瞬间他是好的。我觉得善恶是并存的。

搜狐娱乐:昌万年这个角色,能在现实生活中参考到的原型比较少,很容易把他演得模式化,所以你当时是怎么把握这个角色的?

姜武:这种人,你不能总想着他坏,你要去挖掘他好在哪里。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,可能效果会更好,把那种所谓的善表现出来,其实他是隐藏了恶,更加阴险,所以这是跟导演达到的一个共识。

搜狐娱乐:跟宋洋和袁文康合作,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

姜武:我们都是第一次合作。宋洋是演个哑巴,他是完全进入了角色的状态,很认真,这些孩子。

搜狐娱乐:有没有让你印象很深刻的一场戏?

姜武:我记得有一场戏,那几天连续在山坡上拍那场戏,是我们俩对打的一场戏。也很危险,宋洋还受了伤,替身把他鼻梁给打折了,缝了好几针。而且几天以后,稍微恢复了,化了妆继续来完成没完成的这场戏,这孩子很认真、很吃苦。

搜狐娱乐:都说演戏是遇强则强,那你觉得跟他们对戏有这种感觉吗?

姜武:当然了。我觉得凡事都是遇强则强,演戏更是这样。遇到一个好的对手是享受,而且会把这个角色演得非常香。这种香是别人很难体会到的。

搜狐娱乐:这种“香”是什么意思?

姜武:就跟咱俩聊天似的,可能在一个语境里探讨,这个过程是非常舒服的。那么导演找到了合适的演员,那这个作品也会非常好。

搜狐娱乐:最后拍完,走出这个人物会有困难吗?

姜武:我觉得很快。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,我是拍完了以后很快就忘了,有时候甚至电影叫什么名字我突然都忘了,包括问我一些有趣的细节,我基本上都忘了。

搜狐娱乐:所以你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?

姜武:对。一旦拍完了就不去想这个事了。

搜狐娱乐:这次跟忻钰坤导演合作,对他有个怎样的评价?

姜武:他是很认真,而且他知道自己要什么,他也擅于跟演员去沟通,能很好地去吸取演员给予他的一些东西,很容易接受,他知道这东西是好的。我觉得一个导演能识别什么东西是好的,这是很重要的。

搜狐娱乐:很多人都会把如今的青年导演跟第五代、第六代导演比较,有的人觉得根本没法比,有的人觉得现在的导演可能思维更加独特一点,那你在这方面是怎么看的?

姜武:我觉得是每个不同的个体吧,把他们归为几代几代,其实不是特别准确。艺谋大哥就是第五代,我上学的时候跟他合作过《活着》,也都非常认真,也是坐在一起讨论剧本,包括如果我们有好的方案,他会立刻推翻自己原有的东西,去采纳我们的想法。到忻钰坤这也是这样,他们的共同点是能吸取好的东西,而且判断力非常准确,比如说这里有几种细节的表现,他立刻能知道这是最好的。

搜狐娱乐:有没有觉得现在的年轻导演非常不容易?

姜武:真的不容易,因为我是非常喜欢跟年轻的,或者说头一次导戏的导演合作,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共同是把全部的心血放在这上面,一心想把这个事情做好。而且他们在前期做的这几年其实是很艰苦的,有些事是很无助的,真的是需要好的演员、好的团队、好的制片人,包括好的发行,真的需要这些人去帮助这些有想法、爱电影的人。那他们也是渴望找到一个好的演员来完成他想要的东西,这个心情特别能理解。这些年轻导演真的是想把东西拍好。当碰到这样的导演,我是非常幸福,也非常愿意去跟他们做这个事。

搜狐娱乐:所以有自降片酬吗?

姜武:没办法啊,必须得这样啊,人家整个投资才这么一点点,太惨了,所以也不去聊这事儿。包括早期的电影也是。我记得那是我上大学的第一个电影,这部戏才六十万投资,那时候有李保田。包括《洗澡》这样的电影成本都很低,它是胶片电影,才三百万的投资。好像那个时候也没人过多地去聊片酬,给多少就拿多少。

搜狐娱乐:好像之前也说要自己当导演了,打算拍一部什么类型的片子?

姜武:在剧本筹划阶段了,已经出来一稿了。有文艺特色,但又具备一些商业化的东西。



汽车

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汽车商务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Copyright © 2000-2013 www.bcar3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编辑QQ:2541624872